sonata薇

【叶蓝】淡。|1|

我流私设。

叶修和许博远熟得很自然。在第十区的时候叶大神没少跟蓝溪阁打交道,自然也不会少了和这个十区会长的交流。年轻人打游戏,怎么说也是娱乐在上;再说了,叶修和许博远的脾气也都没到互相呛两句就翻脸拒不交流。所以,自然而然的,两人QQ加了好友,没事了也聊聊天吐吐槽。毕竟,叶修觉得这个小青年还挺有意思的。温柔、脾气好、有才能、三观正。
就这么过了一年吧,聊着聊着变了味儿了。说来是叶修先意识到的,他发现自己没了许博远日子过不去了。一天不上QQ见不到人儿浑身难受心里痒痒,每天就逗人家上瘾。经过联盟女神苏妹子主动找叶大神谈过话以后,我们的叶大神终于打算行动了——沐橙说,你这么逗人家人家还理你肯定也是对他有意思。不试白不试,十动然拒了大不了说开个玩笑。这说的叶修小心思蠢蠢欲动迫不及待,就等着再过两天七夕的时候表白了。那边许博远也觉得不对了,搂着手机的时候越来越多了,舔舔被逗还对着手机傻笑—这可咋整啊。不然,淡两天?
兴欣的叶修摸不着头脑,荣耀之神也只能挠挠头发问一句:咋回事啊?他咋不是很想理我啊?这刚刚说过人家不讨厌自己的就被讨厌了,flag立的飞起?蓝溪阁的许博远也摸不着头脑,十区会长也挠挠头发问:又想跟他说话又不想聊,什么毛病啊?聊天删除键使用次数飙升,咋生疏咋来,快憋死了。
时间该过还得过,七夕来了。许博远一边匆匆忙忙整急需的材料一边QQ应付着那边叶大神的满分尬聊,终于忍不了了问了一句。
“叶神,七夕也这么闲啊!”
半天没回复。
吓得我们小许以为叶神觉得自己讨厌他了,赶紧发几条消息想将功补过。其实叶修是见了这句不知道该咋回复了,想半天了。结果是放弃思考,撸起袖子壮士一般的发了消息。
“小蓝,其实我有事想跟你说。”
七夕了,能说啥啊?许博远心砰砰跳的响,脸刷刷就红了。就算他告诉自己,叶神不会表白的,不存在的,不存在的不存在的……可这个念头钉子户一样一撅屁股在许博远心底儿坐实了,不走了。
“呃,叶神啥指示?”
换叶修说不出口了,脑子里排的全白费了。一片儿空白。
“哥喜欢你,跟哥在一起吧。”
这啥玩意儿啊?太敷衍了吧?就你这天天调戏人家的,这样就想撩回家了?叶修同志你不行啊。叶修往椅背后一靠。完了玩儿完了。
啊啊大神真表白啊?啊啊啊啊啊啊!!!这咋回啊!!许博远抓耳挠腮疯狂了。
“哈哈,叶神再这样我可当真了/擦汗”
强装镇定。
“就是真的啊,哥的话你这么不信?”
算了破罐儿破摔吧!
“行啊”
谁知道许博远敲这两个字要了多久。这样叶神会不会觉得我很放荡啊?这么两句就答应了连挣扎也没有?许博远把手机往桌上一扣也不管磕没磕着屏幕,双手捂脸蜷成一团心里大声尖叫激动害羞的发抖。
“一言为定”
叶修大大可是做好了被拒的准备了,谁知道这么好拐?意料之外啊!但是琢磨琢磨,好像也是情理之中。这太开心了吧!

第二天上班。
蓝溪阁:疯了疯了,蓝桥疯了,今天大手大脚还请人吃饭,推掉的工作全接了!!
兴欣:疯了疯了,叶修疯了,今天抢boss都哼着歌,对谁都是满面春风!!

这么日子又过了不短的时间。可是两人现实也没见上一面,原因:忙。真心都抽不开身,特别是叶修。搁平时,许博远是不提这事的。他也通情达理不是动不动就闹别扭的小媳妇,从没觉得叶修不能陪他怎么着怎么着了。可是,这几天不一样。正工作着接了个电话,许妈打来的。
“博远,今天下午回老家。”
许博远蒙了,好好的工作日,回老家干嘛?
“咋了?为啥要回去?”
“……"
许博远听见张嘴吸气要说话的声音,可是母亲欲言又止的什么也没说。
好像掂量了好久,许妈说,“别穿鲜艳的衣服。”
许博远不傻。许博远明白了。别穿鲜艳的衣服是咋回事?家里出事了呗!许博远冷静分析,妈妈说不出来,那出事的肯定是亲近的人。然后许博远不冷静了。
“妈,我知道了。”
……


两人收拾收拾东西,在车上已经七八点了。天都黑了。许妈开车,许博远坐在后座,一手撑着扭头看着窗外,车里安静的可怕。许妈虽然有驾照,但和大部分家庭一样,妈妈一般是不开车的。今天长途,要上高速,竟然是妈妈开车。
一定是父亲先回去了,一定是。
许妈开口了,“是你爸。”声音抖的要命。
其实许博远已经做好心里准备了。但是,有时候,就是那么一点希望折磨的你苦不堪言。他没回应。
三个字,让许博远的心沉到底了。他以为自己会哭。
还没上高速,车外灯红酒绿一片,喧闹的光影噌噌后退,车内一片寂静,就像看了哑剧。
许博远把袖子拽了拽盖过手。
车里有点冷。




tbc.

这是个新群
所以快来玩儿
[懒得说了↑]
坐等你们。

唐妹子太好了quq
不过看叶神和方锐大大砍价可爱死了哈哈哈哈上菜那点几个人都太好玩儿了哈哈哈哈

【叶蓝】结婚(一发完结)

1.对你没看错 就是简单粗暴的结婚… 只讲结婚… 那个中长篇写的纠结死怎么写感觉都不对于是我气得决定打个直球23333333 结果直球也写不出来那种幸福感…
2.不开车不开车不开车
3.假装同性恋合法(心塞
4.写的很雷 但是 不管。他俩就是要结婚…(胡闹ing
5.本来想短点,结果改来改去越写越长,越写越不顺…太想让他俩结个完美的婚(跪 其实也不算很长吧???(自我安慰quq
6.粉丝滤镜没得救了…
7.没结过婚平常参加婚宴也没注意…后悔。估计会有buggggg
8.完全没剧情

依旧是独特的排版 开始————
终于修成正果。叶家主办,排场不小。虽然叶父对于叶修是气的不行,但看到许博远这么温柔,也能照顾好、能管住自己儿子,也就欣慰的允了。
外面吵吵嚷嚷,两家人都来了不少。我们来看一下后台状况——
叶修看着穿着正式西装脸红得不行、不停的整理着自己衣服的人笑了。
“靠叶修—!你笑屁啊你不紧张啊!!”许博远看叶修这样顿时来气,于是就爆发。
“哥在脑子里把这场景过多少遍了,不紧张不紧张。蓝大大今天很暴躁啊。”说着解开许博远西装外套前两个扣子,把领口翻了一下,把脸凑过去…
“少爷,刚画的妆别蹭了再—”叶家请来的化妆师想哀嚎。
晚了。叶修已经把刚画过妆的脸埋到许博远锁骨上,使劲蹭了蹭,还深深吸了一口许博远的气息。
“不化妆蓝也喜欢哥。”叶修抬头。这话是跟化妆师说的,却直视许博远的眼睛,笑意藏不住。
许博远一低头看见叶修蹭出来的一道黑黑的眼线直接拉到耳边,直接“噗—"的笑出了声。
化妆师在感觉被闪瞎之后别过脸,听见许博远一笑又心累的回来补妆。


说不紧张都是假的。等俩人听到司仪开始喊名字,一下子怂了起来。这毕竟是一辈子的事,冷静如叶修也崩不住,但是叶修还是抓起许博远的手,走上了台。两只手都汗湿了,为了抓牢力度也更大,可是俩人都没心思说这些。
两人往台上一站,灯光一打,下面掌声雷动。台上灯光很亮,背光的原因下面有些黑漆漆,只能看到最近的两桌—许家和叶家。
还好,两家人都很开心。许博远想起自己原来的小心翼翼,舒了一口气。
远处叶修的那些职业选手朋友也有来,许博远在蓝溪阁的那些死党悉数都在。大家都笑着看着他们。
司仪正准备说话,叶家大少爷一把拿过司仪左手的备用话筒。司仪一脸懵。
叶修又拿过司仪手里正用着的话筒,摆了摆手让司仪下。
叶家大少爷还是这么不按常理出牌啊……。司仪想着,摇摇头下了台。
叶修自己拿了个话筒,另一个递给了许博远。许博远接过话筒,但是也很懵。这是要干什么?这人拉着的手也还没松,许博远突然感到拉着的手被突然用力一握,叶修说话了。
“大家好,”叶修鞠了个躬,“麻烦大家跑一趟了。非常高兴大家来参加我和许博远的婚礼。我们两个一路以来非常不容易,而且我觉得也没必要司仪这么麻烦,走这些过程,所以我索性就自己来说了。”
许博远抬头看着这人灯光照耀下闪耀着幸福的侧脸,默默感叹了一把这人正经起来也是人模狗样。结果自己这么一跑神,被自己“人模狗样”这个成语可笑到,不禁笑了出来。
叶修嘴上说着客套话,心思全在许博远的一举一动上。这许博远一笑,叶修心里直接开了花。拿着话筒扭过头来,说:“蓝大大这自己想什么呢,跟哥分享一下。”
这不算情话的调情话拿话筒一说 ,脸皮薄的小剑客一下子红晕就上了脸。下一秒脑子就断了篇——叶修把话筒一撇,直接亲了上来。台下闪光灯闪个不停,职业选手和蓝溪阁那两桌直接炸了锅,叽叽喳喳连黄少天的声音都淹没了。
这是个深吻。十几秒缠绵以后,许博远喘着气小声在叶修耳边责怪:“家长都看着呢……”听了这话叶修不在乎的耸了耸肩,两人额头对额头,对方的眼睛里就是整个世界,时间好像静止。是啊,两人太不容易了,终于在一起了。还有什么比这更重要的吗?
叶修索性顺势单膝跪下,掏出戒指,把话筒凑到嘴边。
“许博远先生,愿意嫁给我吗?”
许博远拿起话筒,放到嘴边说出了今天在台上的第一句:“我愿意。”少年好听干净的声音在屋子里回荡,没有一点紧张的气息。他在,还有什么好怕的?
叶修拉过刚放开没多久还是因为索吻而放开的许博远的手,直直的盯着把戒指戴上。看了两秒还是不舍放,低头亲了一口才站起来。
叶修收起溺宠的笑,扭过脸面对着台下,台下渐渐安静。结果这人又自己先笑了,还笑的幸福的冒泡。他举起两人紧握的手,对着台下说,“看好了。这人,以后我的了。”




结婚后小剧场:
婚后一个星期许博远就要求去上班,叶修怎么都止不住,只能顺了他。这一段睡懒觉习惯了的许博远很正常的睡过了。醒来以后已经迟了,昨天许博远还信誓旦旦的答应了梁易春今天要上班。叶修因为许博远非要他来g市转转于是来g市住了一段。许博远一睁眼甩开叶修压着的胳膊和腿,一踢被子,也不管叶修在后面哼哼唧唧,拽起昨天专门烫的白衬衣穿上就走,也没照镜子。
结果大家都行注目礼,还欲言又止的。蓝河奇怪极了。
笔言飞终于忍不住了,指了指自己的脖子那片。
蓝河突然猜了个七七八八,但还是不死心地低头看了一眼。
脸就红了。
叶修就睡地板了。
“蓝河大大新婚就家暴啊——"叶修凄惨。
可是蓝河大大并不想理他。

——
写完了……根本没什么剧情啊小剧场还烂俗……就一傻白甜文。另外新人卖了蠢萌求个关注啊或者来勾搭全天陪尬聊啊xxx orzzzzzz

一个老叶疼媳妇的小段子

    
联盟紧急开会,许博远当了志愿者。
     冯主席手一挥,道:"小许,倒杯水。"
     “好。”许博远走了过来。
     听见椅子挪动的刺啦声。有人站起来了。
     坐在冯主席旁边的叶修,把手放在去拿杯子的许博远的手上。
    “我来。”

( ˘ ³˘)ℒ❁Ѵ℮叶蓝天下第一 咳

川白先生:

脑子一抽关于杯子的脑洞。

杯子虽好,也不要多摔哦。

ooc到天际系列。


啊啊 突然发现我站星尘x心华……
星心好可爱啊……
星心……兴欣…!!!!!
v家全职双厨突然兴奋???!!!!